青衫覆却'

【胜出】长诗

#英雄设定
#轻微ooc

Part2



[时间并未如我所愿停止流转,它奔流不息。]



微风中夹杂着蝉鸣,樱花也早已凋零,放眼望去,只余满目的翠绿。和过去的每一个个夏天一般无二,在那仿若无边的炎热中,总会使人的心情无端变得躁动。

公园边缘的树荫下,绿谷出久躲避着夏日的炙烤,享受这夏日难得的清凉。闭上眼睛,能感觉到阳光透过树叶在脸上投下斑驳的光影,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年轻的身体仿佛在苏醒。

远处传来的拆迁声,惊走了树上的鸟儿,也唤醒了小憩的人。

“居然睡着了,看来最近真的是睡眠不足啊。”拍了拍落到身上的树叶,绿谷出久向着家的方向走去。

穿过年幼时玩耍的公园,往日充满了孩子们笑容的地方,如今只剩下拆迁过后未来得及处理的瓦砾石块。

什么是时间的流转呢,不是沧海桑田的变换,也不是史书中泛黄的书页和模糊的字迹。

而是你记忆中坚信永不会消失改变的东西,最终变成了无数次午夜梦回后的一声叹息。

老旧的事物并不会永存,它们只会被源源不断的新事物所取代。

走过公园,难免想起小时候的事,那个公园曾是年幼的绿谷出久所有的天地,那个和他一直玩耍的孩子,也曾是他憧憬的整个世界。

因为种种原因如今只有妈妈引子一个人住的公寓还有附近的公园等一干设施都面临着拆迁。而绿谷出久这些天也一直忙着帮妈妈搬家的。

房子虽小东西却不少,忙碌了数天之后总算只剩自己的东西,今天就要把它们全部搬回自己的公寓,然后把钥匙交给拆迁负责人。

明明是向着曾经的家走去的,却鬼使神差得来到了另一栋房子前,门牌上赫然写着的是爆豪宅。

“怎么走到这里了呢,”正当绿谷出久准备离开时,背后有人叫住了他。

“是出久吗?好久不见了啊,你都长这么高了。”是光己阿姨,不知是因为她的个性使然,还是她性格乐观,这么多年过去,岁月却并未在她脸上留下多少痕迹。

“高中毕业之后是好久没回来了,今天过来收拾家里剩下的东西。”

“也是,你们家那边是要拆迁了啊,准备搬到哪里去啊。”

“西边的新城区,那边交通什么的都比较方便。”

“新城区啊,离这儿真远,看来以后是很难再见到你了啊。小出久,我还以为可以一直和你们做邻居呢。”

是啊,真远,我也曾经以为可以一直和你做邻居呢,小胜。

“还没吃饭吧,那今天来我家吃晚饭吧,你也好久没有来做客了。”

“欸,阿姨,不用了,我,我还有事……”想到会见到那个人,绿谷出久下意识得回绝。

“不过,你可能见不到胜己了,他最近忙着准备婚礼的事,以后还要搬回来和我们一起住,今天怕是回不来了。”光己似乎没有听到他小声的回复。

“啊,是吗?婚礼的事,还要搬家,一定很累吧。”正在绿谷出久还在恍神的时候,便被光己拉到了家里。

精致的装修,墙上挂着的合照,慢慢透露出的都是家的味道。绿谷慢慢看着这个陌生的房子,就是在这里,小胜慢慢成长到了如今的模样。

“今天家里只有我一个人,胜己爸爸也出去聚会了,只有我们两个人吃饭。小出久,我记得你喜欢吃炸猪排饭吧?那就做这个了”

“是的,麻烦阿姨了。”

“没事的,你要是无聊,可以去胜己房间找找相簿看看,他的房间最近挺乱的,你找找看。”

“欸,好,好的。”小胜的房间吗?以前一直好奇他的房间什么样,没想到却是在现在可以揭开谜底。

上到二楼,打开门,的确是还没有收拾好的房间,只够一个人睡的单人床,书桌书柜和满地还未来得及打开收拾的纸箱。绿谷出久在书柜上翻找起来,找了很久,终于在最高一层发现了目标,他踮起脚抽出了相簿,同时却又有个东西被一起抽了出来,刚好砸到了他的头上。

是个薄薄的笔记本,绿谷拿起来一看,居然是他上高中之后写的关于班里同学的个性分析。为什么在这里?为什么在小胜手里?
绿谷后来也写过很多本,唯独这本不在了,他一直以为是高中毕业收拾宿舍是弄丢了,为此还懊悔了好一段时间。

还未等他打开看看这失而复得的东西,便被光己阿姨呼唤着下楼去吃饭,绿谷只好把笔记迅速塞进衣服里。

“找到相簿了吗?”

“找到了,在书柜最上面,费了点时间,不过还没来得及看。”

“胜己这孩子,放那么高,是故意不想让人找到吗?来来来,尝尝阿姨的手艺。”说罢二人便落座了。

“我开动了。”

是他最爱吃的味道,和妈妈做得并无很大的区别,就是最普通的猪扒饭。不过对于长年在外奔波,几乎没有再吃过家里饭的他来说,这已经算是美味佳肴了。

“时间过得真快啊,一转眼你们都长大了,连胜己都要结婚了。”

“是啊。”小胜他终于也有了自己的归属。

“不过我啊,真是没想到胜己找了这种性格开朗的女孩子。我一直以为胜己会找一个像你一样的孩子的。”

“欸,为什么这么说?阿姨”绿谷出久有些受宠若惊。

“你啊,从小就是个安安静静的性子,胜己则从小是个性格有些暴躁的孩子,我一直认为只有互补的人才能长久得过日子。而且啊,作为母亲,我是知道的,虽然他从小就爱欺负你,但是这其实是他喜欢你的表现。这孩子啊,一直都不太会表达自己的感情啊。”

“喜欢?小胜,我。原来小胜是有点喜欢着我的。”尽管绿谷知道光己说的是朋友之间的喜欢,但是这也足够让他那颗沉寂了许久的心又重新跳动起来。

“不过他有他的选择,做母亲的也不好过多干涉。我啊,对他也没什么要求,成为多么厉害的英雄,被多少人们铭记,这些对我都不重要。我只想看着他结婚生子,有自己的爱人,家庭,幸福得度过这一生就好了。出久啊,阿姨就把他托付给你了。你是他唯一一个从小到大一直在一起的朋友,以后的日子,也请你多多关照他了。”

“好的,阿姨。我,一定会护他一世周全的。”

“欸,也不用你护着他啦。作为朋友一起走下去就好了。话说,胜己小时候我还一直想要个像你一样性子的孩子呢,他从小都太闹腾了……”

……

吃过饭之后,绿谷和光己告别了之后,就带着剩下的东西回到了事务所给自己的公寓。

洗去一身的尘灰,他感到了疲惫,做到床上打开床头灯,看起了今天从爆豪家带出来的旧物。

翻看着笔记,那些过去的回忆不断从眼前闪现,无论是体育祭,临时执照的考试,还是后来拯救Eri的行动,A班的同学,欧鲁迈特,百万学长,先生,雄英的老师们。每一个细节每一个人他都记得,甚至是曾经双臂灼烧的疼痛感他都记得。清晰得让绿谷自己都对自己的如此良好的记忆力感到惊讶。

可是翻到后面,却发现少了一页,是被人撕去的。绿谷又来回翻了翻,发现,少了的是关于爆豪胜己的那页。是小胜撕掉的吗?关于这本笔记的种种疑问,又开始困惑着他。

最终,什么都还未想得通,便被疲惫的身体带入了梦乡。

梦里,他回到了在雄英上学的时候,满街的樱花飘落,而他还是那个上学路上跟在爆豪身后的少年。彼时的他们,从未料想过未来,不,是从未想到对于二人来说,如此残酷的未来。

懒癌晚期的我,终于写到三分之一了,笔记啦,小胜没换的单人床,光己知道绿谷喜欢吃什么这些伏笔后面都会通过爆豪视角的番外揭开的。
本人不才,只想着写出一些故事,来打发无聊的时间。如果我的故事能让你感到一丝满足,实在是荣幸。

假期第一章
闪闪的头发丝让我崩溃

【胜出】长诗

#英雄设定
#轻微ooc

 
Part1
[从此纷纷嚷嚷,又不知梦醒何时耳。]

宿醉的坏处就是绿谷出久第二天起来头疼欲裂。

 
多年来规律的英雄生活,使他的身体并不适应这种放纵
的行为,叫嚣着表达着不满。

他从床上下来,看着床头叠放整齐的衣物,大概是轰同
学顺路送自己回来的吧。还帮自己换好了睡衣,之后要
好好向他道谢啊。

 

他准备看看时间,刚打开手机,一条推送信息就弾了出来。

 

【特报!NO.2英雄爆心地事务所发布,爆心地将与下月
举办婚礼!】

 
绿谷点开了这则新闻,发现网络上已经炸开了锅。

“啊啊啊啊啊啊,爆心地居然要结婚了,他可是出道这么多年一点花边新闻都没有的英雄啊!”

“不愧是我的偶像,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是哪个女人?我才应该是爆心地的结婚对象。为什么?😭”

 

“真的是结婚吗?一点预兆都没有,不会是炒作吧。”

 
 
……
 

绿谷出久翻看着这些评论,无论是他粉丝的强烈反应,还是来自各路的祝福,亦或是一些人质疑的声音。
都在提醒着绿谷出久,
  

他,真的要结婚了。
 
 
 
他将和另一个人携手走向那个他们谁都不知晓的世界。
他会成为一位丈夫,一位父亲,在这之后的漫漫岁月中,和另一个人白头到老。

这一切,都和绿谷出久无关。

他本想放下手机,不再想这些烦心事,却被一条评论吸引了目光。

“据说,爆心地的未婚妻,是他在3个月以前的一起事故中救下的受害者。这么看来是以身相许哦!”

3个月前……

绿谷放下手机,走到了浴室,他脱掉上衣后,站在镜子前。

腹部那道狰狞的伤疤,任谁看到都会觉得心惊肉跳。
它从一侧的肋骨处蔓延到另一侧的大腿上方。仿佛
是将这个人活生生劈成两半,又缝合在一起后留下
的印记。

3个月前,那不正好是我因为受伤昏迷的时候吗?原来就是那时候,小胜遇到了他的真爱啊。

绿谷苦笑着,真是嘲讽啊。

大约4个月之前,他和爆豪因为一项机密任务,一起行动,那是自这两年以来他们第一次再见。

敌人的个性很棘手,是【定身】。这不是最麻烦的,

最麻烦的是敌人的近战能力相当强,他以一把斩马刀为武器,在发动个性之后,用刀将对手横劈成两部分,是相当残忍的敌人。

按理说,对上NO.1和NO.2的英雄,再棘手,也会顺利解决的。

可是那天爆豪似乎很心急,之前商量好的作战计划都不顾,便行动了,结果中了敌人的埋伏。

就在那柄砍马刀落下之前,绿谷出久下意识发动了个性冲到了爆豪身前。以血肉之躯化作盾,将他牢牢护在身后。

后来的事,他记不清了,只记得利刃划开皮肉的声音和他粘腻的鲜血。在他因失血过多昏迷之前,他看到的是爆豪眼中的震惊和,和什么呢?是愤怒?还是因为和当年一样被自己所救的恼怒?

他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
他只知道,他从未后悔。那怕是之后昏迷了近一个月,那怕是再晚一点去医院就回天乏术了,那怕是就在自己昏迷的日子里他遇到了别人。

他也从未后悔。

爱一个人,不就是这样吗?你甚至来不及反应,身体就自作主张的行动了。

“叮铃铃,叮铃铃”来电提醒将绿谷从回忆中拉回现
实。

是轰焦冻。

“喂,轰君,有什么事情吗?”

“绿谷,你身体还好吗?昨天你喝得太多,我很担心。如果有什么不舒服,最好去医院看看。”

“谢谢轰君的关心了,我并没有什么大碍。反倒是应该谢谢轰君你,昨晚送我回家。不知道你今天有没有时间,我请你吃饭。”

“……”轰焦冻并没有回话。

“轰君,怎么了?是不太方便吗?要是不方便就算了。我只是想谢谢你昨天照顾我,要是给你添麻烦就不好了。”

NO.3的英雄也是很忙的,刚才自己这么说是不是有些冒昧了。要是给轰同学造成困扰就不好了,绿谷心想。

“不,我有时间。那我们2点钟,C区钟塔前见吧。”

“啊,好的,那我们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

吃过午饭后,绿谷简单收拾了一下便出门了。

走在樱花盛开的小路上,片片半透明的粉色花瓣在空中翻滚,打转,飘飘悠悠地落下。

如此熟悉的画面,在这条已经走过无数次,已经无比熟悉的路上,一种莫名的忧伤从心底最深的地方一点点溢出。

就像过去二十三年的每一个平凡日子一样,绿谷出久本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同,可是,终究有一些东西已经改变了。

大老远,他就看见了轰,他站在一群鸽子中,喂着它们,有一两只落在他的肩头。阳光透过他额上的碎发,在脸上投下一片阴影。他温柔得看着那些小动物,嘴角噙着微笑,宛如神明降临。

绿谷竟有些不忍叫他,这时,轰转过头来,看见了他,冲他微微笑了一下后,就这样向他走来。

“绿谷,你来了。”

“嗯,不好意思,轰君,等很久了吧。”

“并没有,我也是刚刚才来。”
 
 
 
“轰君接下来想去那里,距离晚饭时间还有很久呢。你想去哪里逛逛吗?”

“那就去电影院吧,最近有一部很好看的关于英雄的电影,我请你看。”

“这怎么行?明明是我请你出来的,怎么好意思让你破费?”

“没关系的,你不是要请我吃饭吗?那电影我来就好了。不要再推辞了,绿谷”

绿谷想轰君既然这么热情,自己一再推辞也不好,便答应了下来。

 
二人有说有笑得聊着最近发生的事,一起走到了电影院门口。

等到轰焦冻买完票回来之后,没想到看到的是这样一幕。

爆豪胜己,绿谷出久和一个他不认识的女人。
爆豪和绿谷都没有说话。反倒是那个陌生女人
好像一直在和绿谷说着什么。

“啊啊啊啊啊啊,你就是英雄人偶?我是你的粉丝啊,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之前听胜己说你和他是幼驯染时,我就很吃惊,就想着一定要见你一面,没想到今天就见到本人了!真的好高兴。”
 
 
 
“啊嗯,很高兴你能喜欢我。我也没想到小胜的未婚妻居然是我的粉丝。”绿谷出久有点不好意思,他一直都不太擅长和女性打交道。尤其是这种比较热情的女性。
 

“绿谷,我买好票了,我们进去吧。”说罢,轰拉着绿谷就准备走了。

“啊啊啊啊啊啊,轰君,辛苦你了,等等,轰君,这是里美小姐……”
 

“喂,混蛋阴阳脸,看到我你都不打声招呼的吗?”

轰停下了脚步,“那你是想让我对你说什么?新婚快乐?恭喜你结婚的话,昨天我就已经说过了吧。”

 

“哼,没什么。我就想问问你,和deku这个废物出来干什么?”
爆豪对轰说话的口气充满了敌意。绿谷对这二人自学生时代就不对盘的情况感到头疼。

 
“当然是约会了,不过这又和你有什么关系?”轰的言辞充满了挑衅。

“没有,啊,不是,小胜,我们只是出来吃饭。为了感谢轰君昨天送我回家。”绿谷下意识得辩解,他担心这二人在这里就吵起来,不仅因为他们现在的身份,更是因为爆豪的未婚妻也在这里。
 

可是让绿谷没想到的是,爆豪并没有动怒。
 

“送他回家?呵,说得也对,deku和你这混蛋在一起又与我何干?走吧,我们回去。
对了,你俩一定要参加我下个月的婚礼啊。请柬会按时送到你们府上。”

说罢,爆豪便拉着里美的手走了。

“人偶先生,轰先生,下次再见了,请一定要来我们的婚礼哦!”
女孩一边被爆豪拉着,却又一边挥着手和他们道别。
 
 
 
“真是很好的女孩子呢!小胜,有了个好的归宿啊!”
 
 

轰看着有些失落的绿谷,什么都没说。和他一起走进了电影院。
 
 

二人心里各怀心事,至于电影到底讲了什么,已经没有人在意了。








emmmmm,我是个不会写冲突戏的人,啊啊啊啊啊,小胜其实
是吃醋了。还有轰是喜欢小天使的。
啊啊啊啊,至于里美的关系,在番外都有解释。
还有,真的没有轰出没有轰出,我是个胜出党!
文笔还不熟练希望大家喜欢!

【胜出】长诗

#英雄设定双向暗恋
#轻微ooc
#虐文慎入


[暗恋是用余生写一首长诗,却不敢提及你一个字。]

爆豪胜己要结婚了。

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虽然绿谷出久也曾想过爆豪胜己可能终有一天会结婚。

可他没想到会这么快,快到让他措手不及。

就在刚才,他在同学聚会上风轻云淡得发表了他爆炸性的结婚宣言。

一如他当年体育祭上的第一宣言一般

那么坚定,那么果决,那么地不容任何人质疑。

在当事人一脸平静地发言之后,便接着坐下喝酒。留下一脸呆滞的A班众人。上鸣,切岛等人均是一愣,随后便爆发出了一阵欢呼声。

爆豪胜己将原本热闹的气氛,一下子推到了顶点。

“什么嘛,爆豪你小子,太不够意思了啊!结婚这种事居然现在才通知我们!”上鸣一下子跳到爆豪身边,勾住了他的肩膀。

“对啊,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姑娘能入得了你的眼。多久了?也不领出来给我们看看。”切岛嘴上埋怨到,手里却给爆豪又填满了酒递了过去,二人碰杯后,一饮而尽。

“恭喜你啊,小爆豪。不过No.2英雄突然发表结婚宣言的话,一定会引来一大波舆论吧。”蛙吹说道。

“不过真是没想到,我们里面最先结婚的居然是你啊,我还以为你会一辈子打光棍呢?”上鸣抱着被炸的风险调侃到。

“哈哈哈哈哈哈哈”

“是啊是啊,上鸣说得没错。”

“不过还是恭喜你啊,爆豪同学。”

爆豪微微一笑,应对着来自好友诘问的同时,也收下了来自所有人的祝福。

可是,

他的眼睛,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向绿谷出久,一次也没有。

丽日默默握紧了绿谷的手,缄默无言。

整个房间里充满了欢声笑语,唯有两个人,他们不属于这里,不属于这里欢快的气氛,像是两个异类一样,被隔离在这世界之外。

那是喜欢着爆豪胜己的绿谷出久,和知晓着这份爱恋的丽日御茶子。


绿谷出久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

就像他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勇气,端起了酒杯,走到爆豪胜己面前。

“小胜,恭喜你,要结婚了。”

“嗯……我也不会说什么祝福的话,嗯……总之,小胜你啊,一定要,要幸福。”

他抬头看了一眼他的眼睛,那双如同鸽子血一般的红眸,那双永远都流动着光芒的眼眸,那双他最爱的眼睛。

他的表情控制得很好,成为英雄这么多年,为了面对媒体而练习出的标准笑容,小胜应该看不出破绽的。

没错,手不要抖,这样很好。

好了,不要再看他的眼睛了,绿谷出久,你做得很好。

“谢谢,我一定会幸福的。”
绿谷闻言又抬头看了他一眼,爆豪胜己对他笑着,他的眼睛注视着他。

可是绿谷总觉得,小胜看着的不是他,他的目光穿过了他,他的眼睛里没有自己的倒影。

绿谷不知道自己后来又说了什么,他喝得一塌糊涂。

只记得后来和大家一起放声谈笑,插科打诨,他好久没有笑得这么开心过了。

他是真的高兴,从心底里替爆豪胜己感到高兴。

他也是真的难过,他比任何人都想要爆豪胜己幸福,可是一想到这幸福里没有自己的份,他又感到很难过。*


绿谷出久趴在床上,胃里翻江倒海的滋味,让他一动都不想动。

明明已经吐到什么都吐不出来了,为什么还是这么难受。

明明已经喝了这么多酒了,身体都麻痹了,为什么心里还是这么疼。

“小胜,嗝,恭喜啊,你终于,嗝,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啊。嗝,我真的,真的,嗝,好开心”

他说着说着,心脏骤得一紧,眼泪就落了下来。

绿谷像个孩子一样缩成一团,肩膀随着啜泣的声音颤抖着。

“小胜啊,连带着我的那份,幸福地生活下去吧。”

绿谷出久好累,他像是坠落之人沉入大海,微暖的海水包裹着他,他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动。

在他失去意识之前,隐约像是听到了玻璃碎裂的声音,可他实在太累了,他只想睡觉,连带着这份跨越了十数年的爱恋一起沉眠。






这是突然在一个下雨天想到的剧情,一下子就冒出来的灵感,从开始到结束一气呵成,一个短篇大概4章。主线绿谷视角
番外爆豪视角。我想着为我喜爱的两个少年写出这个故事,第一次写文希望大家喜欢。
同时,真的是双向暗恋,不是单恋!真的!绿谷爱他,他的爱从来不比绿谷少!!!

*出自南康白起《浮生六记》